cod-日产再换高管:三年三任CEO后,前路何方

作者丨曾乐

编辑丨张嫣

三年三任CEO,日产似乎掉进了高层丑闻的冰窟。

10月8日晚,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称,日产已从6位候选人中选择内田诚(Makoto Uchida)作为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,内田诚由此成为日产汽车在三年内迎来的第三位CEO。此外,三菱汽车现任COO古普塔将出任日产汽车COO,三菱汽车现任高级副总裁关润担任日产汽车副COO并向古普塔汇报。

据悉,该任命是在日产汽车10月8日召开的董事会上通过,此次人事变动最晚于2020年1月1日生效cod-日产再换高管:三年三任CEO后,前路何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继日产任命新CEO后,雷诺也被曝出开始寻找CEO接替者。

据法国商业日报《费加罗报》援引消息人士称,雷诺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将向董事会提议,寻找现任CEO蒂埃里博洛雷(Thierry Bollore)的继任者。报道显示,该项继任提议或被列入雷诺于10月18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议程中。

对此,雷诺方面尚未作出相关回应,拥有乔巴雷诺15%股份的大股东法国政府也拒绝置评。

01 内田诚是谁?

公开资料显示,内田诚曾先后任职于三菱汽车、日产汽车。内田诚在加入日产汽车前,曾为三菱汽车效力5年零8个月;2006年4月,内田诚调任日产汽车经理,负责雷诺-日产联盟采购组织(RNPO),先后任职雷诺三星汽车、日产汽车项目总监、日产汽车副总裁等岗位,熟悉采购和财务管理业务。

2018年4月1日,时任日产汽车副总裁的内田诚从关润手中接过东风有限总裁一职,帮助日产汽车在中国开展业务,并升任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;2018年5月,内田诚被任命为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。

据媒体此前报道,内田诚一cod-日产再换高管:三年三任CEO后,前路何方直与雷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古普塔则是被雷诺董事长塞纳德看好的高层,古普塔一直被视为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的支持者。

02 动荡的日产掌门人

9月16日,步随戈恩之后的日产掌舵者西川广人因涉嫌隐瞒薪酬正式“下课”。颇为讽刺的是,西川广人曾是扳倒日产汽车前任CEO卡洛斯戈恩的反腐先锋。

对此,日产汽车官方表示,日产董事会召开了例行会议,西川广人表示将辞去CEO一职。经过讨论,董事会同意其辞职决定,并于9月16日正式生效。过渡期间由日产代表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山内康裕暂时接替其职务。

事实上,日产的前两任CEO均陷入贪腐风波。即使是曾经将日产“力挽狂澜”的戈恩,如今也将面临着法庭的审判。

2018年11月19日,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逮捕。日本检方认为,在2010至2015年,戈恩少申报了50亿日元收入,同时还存在其他多项违规行为。

随后,日产汽车在发布会上确认戈恩存在有价证券报告中少记载报酬金额、为私人目的支出投资资金、为私人目的支出经费这3项违法行为。并在随后cod-日产再换高管:三年三任CEO后,前路何方的公告中称,董事会同意罢免戈恩作为日产董事会主席及代表董事的职务。

戈恩被捕后,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在持续恶化。公开资料显示,日产目前持有雷诺15%的股份,但无投票权;而雷诺拥有日产45%的投票权股份,拥有投票权。

或许,“杜绝贪腐”将成为日产高管的最大考验之一。

03 每况愈下的业绩

日产汽车财报显示,2018财年,日产汽车全球销量为551.6万辆,同比下降4.4%。同期,日产汽车在美国的销量为144.4万辆,同比下降了9.3%;在欧洲的销量为53.6万辆,同比下降了17.8%。

此外,在2019财年第一财季中,日产汽车销售额同比减少12.7%,净利润同比暴跌94.5%至64亿日元;而二季度状况持续恶化,日产全球营业利润同比下滑98.5%,为16亿日元。

日产预计,整个2019财年,日产净利润同比将减少47%至1700亿日元,全球产量缩减15%,这将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产。

不仅如此,2019年7月25日,日产方面宣布,公司到2022年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00人,以此来配合10%产能削减和优化的结构性改革。资料显示,截止2019年3月底,日产总体员工人数约为13.9万人,裁员比例将达到一成左右。

如今的日产,面临着扭转母公司利润暴跌、处理与雷诺汽车新的交叉持股问cod-日产再换高管:三年三任CEO后,前路何方题、完成戈恩丑闻的清理工作等窘迫境地。日产的未来将何去何从?这是对日产新一任高管的重大考验。